<tr id="fsbsm"><nobr id="fsbsm"><delect id="fsbsm"></delect></nobr></tr>
        <ins id="fsbsm"><option id="fsbsm"></option></ins>
        1. 壹點靈

          歡迎來到壹點靈心理咨詢服務平臺

          400-765-1010

          0571-28089956

          服務熱線(早8:00~凌晨1:00)

          毀掉一個人,從強迫他變得外向開始

          來源:壹點靈2022-06-20 09:43806

          摘要:毀掉一個人,從強迫他變得外向開始,內向者面對一位愿意承接自己真實想法的朋友,就像熱愛寫作者面對稿紙,也會變得不知疲倦、滔滔不絕。

            “昨天領導找我談話,問我為什么和面試的時候表現得不一樣?!?/p>

            朋友李思和我講起最近的遭遇,不自覺撓了撓頭,神情閃過一絲為難。

            當初找工作時,李思把求職軟件翻了個底朝天,發現有八成崗位要求“人際溝通能力強”、“活潑開朗”,一些不做要求的研發技術崗又完全不對口。

            耳邊再次響起從小聽到大的幾句話:“孩子是好孩子,就是太內向”,“你這樣進入社會是要吃虧的”......不禁頭皮陣陣發麻。

            為了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,也為了證明自己,李思在面試時迫使自己“扮演”起了外向者,群面時搶著第一個回答問題,甚至心理測試也刻意選擇更有外向特質的偏好。

            因為事先做過充足準備,李思面試時一頓旁征博引、分析舉例,最終斬落頭籌,得到了工作。

            進入公司后,李斯繼續鞏固面試時的外向人設,主動發起午餐邀約,與隔壁工位的同事分享零食、閑扯八卦——這些都是前24年未曾做過的嘗試。

            “裝作對每個話題都感興趣,積極回應他們拋出的話......一開始很為自己的‘進步’高興,后來......只覺得好累?!薄暗谝惶爝€能強撐著閑聊,第二天恨不得一直躲在廁所。

            就像一只開了藍牙的手機,明明沒有怎么使用,也是會一直掉電,社交兩個回合就亮起了紅燈?!?/p>

            很快,李斯又‘退縮’回初使的狀態,經??s在角落沉默不語,一天說話不超過十句。

            李思很納悶,問我這樣一個問題:

            總有人說,內向的人想變外向,裝一裝就成了,這真的靠譜嗎?

            為什么我只感覺無盡的疲憊呢?

            01.你是真內向還是假內向?

            想起不久前,另一位朋友B和我分享的她由“外向”變“內向”的經歷。

            B高中時期在縣城上學,因為嗓門大、思維跳脫,表情肌發達,校慶晚會上的表演雙簧一舉成名,成了年級里有名的“那個搞笑女”。

            B在學?;斓谩帮L生水起”,走在下課的走廊上,總能引起兩旁男生女生齊齊側目。

            直到大學時期,B去到外地省會,發現眼前的世界變得開闊起來。

            她越發覺得自己的特質變得不值一提——

            仿佛與生長在大城市的室友們隔了一道天然鴻溝,聽不懂他她們談起的品牌、樂隊、展覽,羨慕她們桌上頻繁冒出的新的護膚品與香水,發自內心的自卑感悄悄生根。

            她變得不那么無所顧忌,小心翼翼地嘗試著在6人寢拋出一個笑話,卻像石子投入死海,除了“噗通”以外,了無回音。

            一次在廁所隔間,她甚至無意中聽到,自認為是朋友的女生,悄悄對別人埋怨自己“聒噪”,在她們嘴里,她是“那個看起來土土的,廢話很多的女的?!?/p>

            就這樣,先前外向性格帶來的正循環被打破,她變得越來越沉默,自認為變得“內向”,習慣獨自往返于圖書館與教學樓,不再有建立關系的勇氣和熱情。

            “捫心自問,我一點也不想一個人呆著,只是之前的社交方式好像不管用了。太熱情也會顯得很廉價,真不知道怎么辦...”

            朋友看似變得內向,但對獨處時無聊感的低容忍度表明,她作為“外向者”的本質并未改變。

            隨著年齡的不斷增長,我們其實很難從一個人的行為上判定Ta屬于內向或是外向。

            童年時期沉默寡言的男孩,可能因為經歷了高強度的社會化訓練顯得老練、健談。

            而經歷過社交挫折、心理創傷的外向女孩,也會表現出一定的“社交退縮”,將外向的一面隱匿起來。

            很多人都會覺得,再內向的人去干一段時間銷售,都會變得能說會道起來,甚至有家長早早將孩子送去口才訓練營、領導力培訓班。

            有種種辦法可以使我們強迫自己看起來更外向,或讓假性內向者恢復社交自信。

            但對于真正內向的人來說,高強度社交后的“宿醉感”依然很難削減半分,再多的脫敏訓練也只是讓內向者扮演外向時更從容、更不露破綻而已。

            這與內外向者大腦的生理差異有關。

            韓國作家南仁淑在她的作品《內向不好嗎》中提到,人們的內外相程度,與腦中多巴胺受體的敏感程度有很大關系。

            外向者對多巴胺帶來的神經興奮反應遲鈍,所以不會因為外在刺激而產生壓力,反而會覺得沒有社交刺激的環境很無聊、痛苦。

            而內向者的多巴胺受體比較敏感,只需要少許刺激,就會引發強烈的觸覺和感受。

            內外向者的受體,就好比一只喜靜的貓,和一只人來瘋的狗,前者會因為家里有客人來訪悄悄躲去床底,后者則搖著尾巴朝客人身上撲去。

            02. 內向者獨有的“社交語言”

            既然內向者無法強行改變性格,那不樂意在社交場合自我暴露的我們,該怎樣開展一段充滿安全感友誼?

            不久前熱播的韓劇《我的解放日志》中,就有非常好的內向人社交范本。

            女主韓美珍,是奉行“沒有能力被喜歡,但得保證不被討厭”的內向者,身處一家有著豐富團建文化的公司,每周都會舉行“同好會”。

            參加難以推辭的聚會時,美珍如坐針氈,埋頭往嘴里不停塞食物,只在被無意cue到時,露出最小幅度的微笑。

            自愿活得“透明”的美珍,在一次被迫參加的同好會上,被分到與另外兩位同樣內向的同事。

            他們一樣討厭無意義的客套寒暄,一樣不喜歡和人類距離過近,甚至一樣很難作出夸張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他們在電梯中默契地站成疏離的三角;在咖啡店等雨時坐成一排,中間留下足夠的社交距離。

            他們是一類人,所以明白那種喧鬧后一身疲憊的感覺,不愿意在下班時間戴上另一副面具社交。

            在經歷了尷尬的熟悉期后,三人決定組建屬于內向者的“解放同好會”,并立下組規——

            不給建議、不給安慰、不假裝幸福、不假裝不幸,誠實地表達。

            平靜和緩地表達與傾聽。

            沒有刻意昂揚的語調與修飾過的社交話術,三個人能更順利地深入交流,戳中許多內向觀眾的心。

            到后來,公司“幸福委員會”的會長也加入了“解放同好會”,盡管她的日常工作職責是督促不合群的職員加入聚餐,本人卻也陷入無盡的社交倦怠。

            她很欣賞解放會真誠的交流方式,可以幫助她將焊在臉上的社交面具短暫地摘下。

            故事的結尾,四人將“解放同好會”上發生的交流寫成一本日志,竟然被編劇看中,即將改編成劇集。

            19年一項美國實驗研究表明,內向者表現得更外向時,會獲得短暫的積極情緒體驗。

            但隨后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去恢復疲勞,幸福指數有可能不增反降。

            因此,內向者持久地在社交中扮演外向,并不是很好的選擇。

            《內向者優勢》一書中提出,相比與外向者,內向者更能理解他人的人想法和感受。

            他們也許很難與他人建立關系,但關系一旦建立,相對會更加穩定。

            對于內向者來說,控制在4人以內的坦誠、深入的交流,可以帶來更舒適的社交體驗。

            褪去偽裝的真實表達,是屬于內向者們獨特的“社交語言”。

            03.如何做一個不被輕視的內向者

            內向是一種不同于害羞或者孤僻的氣質,它不是病理性的,也不是能強行改變的。

            比起對抗,我們需要找到合適的方式與之共處。

            1、創造“恢復壁龕”

            《安靜:內向性格的競爭力》一書中,作者舉過一個例子。

            一位聲名遠揚的教授被邀請去皇家軍官學院致辭,按照習慣,內向的他提前排練了演講過程,并且在腦海中多次演繹可能發生的場景。

            不出意料,那次演講非常成功,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他感到不安——

            學院的高層邀請他共進午餐,那必定是一場令人疲憊的社交,教授此時已電量耗竭。

            他很快想到辦法,借口道:“我對船舶設計很感興趣,請允許我午餐時間去附近的河畔觀賞?!?/p>

            于是,整個午餐時間,他得以在河畔悠閑踱步,兀自呼吸自由的空氣。

            心理學家認為,內向者在進行超負荷的社交活動時,可以刻意為自己創造類似的“恢復壁龕”(restorative niches)。

            你可以在社交間隙,去到任何讓你感到安全的場合,短暫地回歸真實自我。它可以是無人的河畔、安靜的廁所隔間,也可以是兒時的鄉村小屋、瑜伽墊、冥想室......

            千萬不要刻意抑制自己的不安情緒。

            暫時的強裝鎮定可能會使你陷入后續更長時間的疲勞與消極。

            2、內向者更需要發掘“個人核心項目”

            心理學者利特爾的“自由特質理論”認為,內向者致力于“個人核心項目”時,有助于生活質量的提高,并會表現得更為外向。

            這里的“個人核心項目”,指的是“我們認為有意義、可以進行管理、沒有太大壓力,還會得到別人支持”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簡而言之,內向者可以為了他們真正看中的人、事、物自然地展現出外向的一面。

            例如,當一名內向但對寫作充滿熱情的作者應邀參加作者論壇時,或是一名沉默寡言的教師在面對Ta所關心的學生時,會暫時從內向的殼中走出來,變得激情四溢。

            對于內向者來說,找到真正熱愛的“個人核心項目”,顯得格外重要。

            3、適時開啟節能模式,尋覓“稿紙一般”的朋友

            作為一個特質明顯的內向者,南仁淑發現,自己并不是不愛說話,而是對聊天對象的反饋比較敏感,會對對方不經意流露出來的敷衍倍感壓力。

            沒有人是天生沒有表達欲的。

            如果遇到愿意專心聽自己說話,并且適當給予正面反饋的朋友,內向者會很樂意吐露內心的想法;

            相反,如果對方口若懸河,習慣將聊天變成大段大段的自我輸出,南仁淑就會自動開啟“節能模式”,不再發表自己的看法,而是拋出問題引導對方繼續說下去。

            因為和這樣的人相處,不管我們內向或外向、話多還是話少,Ta都不會在意,而是將全部注意力放在自我表達上,“就像硬是將東西塞進一個已經爆滿的袋子里”。

            內向者面對一位愿意承接自己真實想法的朋友,就像熱愛寫作者面對稿紙,也會變得不知疲倦、滔滔不絕。

            希望每一位內向者,能遇到稿紙般,讓我們坦誠輸出的朋友。

            作者:清筠

            編輯:KGG


          凡注明”來源:XXX“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共提供免費服務。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再本網發布,可與本網聯系,本網將立即將其撤除。

          心理咨詢案例更多

          心理咨詢問答更多

          相關文章推薦

          微信掃一掃,隨時隨地訪問。 ×

          午夜级限制电影在线观看
          <tr id="fsbsm"><nobr id="fsbsm"><delect id="fsbsm"></delect></nobr></tr>
              <ins id="fsbsm"><option id="fsbsm"></option></ins>